Research

金融+研究院

| 热点解读
资管新规正式落地,震荡百万亿金融市场,将如何影响你的投资?

 导读:千呼万唤始出来!4月27日下午6点40分,业内期待已久的资管新规终于落地!

 

4月27日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以下简称《意见》),市场也将此称为资管新规。

 

其中最重要的修改条款为“过渡期到2020年底”(原为2019年6月底)。

 

那么,这份资管新规该如何解读?各机构有怎样的看法?对我们的投资又会带来什么影响?

 

 

 

资管新规终于落地!

过渡期延续至2020年底

 

2017年11月17日晚间,人民银行、银监会保监会(现已合并为银保监)、证监会、外汇局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

 

2018年3月28日,新闻联播报道,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通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编注:俗称“资管新规”)。

 

从那天以后,每一个周五成了敏感时间点,所有金融圈的人都在焦急等待资管新规的正式落地。

 

而昨天,资管新规终于出来了!

 

今天(4月27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以下简称《意见》),市场也将此称为资管新规。

 

其中最重要的修改条款为“过渡期到2020年底”(原为2019年6月底)

 

 

 

《意见》明确新规过渡期至2020年底,比意见征求稿的2019年6月30日延迟一年半年,过渡期结束距离当前发文还有两年半,略超市场预期。

 

《意见》指出,“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在本意见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细则,配套细则之间应当相互衔接,避免产生新的监管套利和不公平竞争。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确保平稳过渡。过渡期为本意见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对提前完成整改的机构,给予适当监管激励。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发行新产品应当符合本意见的规定。”

 

 

 

 

同时,《意见》进一步明确了过渡期内和过渡期后的要求:

 

过渡期内:


金融机构发行新产品应当符合本意见的规定;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维持必要的流动性和市场稳定,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金融机构应当制定过渡期内的资产管理业务整改计划,明确时间进度安排,并报送相关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由其认可并监督实施,同时报备中国人民银行。

 

过渡期结束后:


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按照本意见进行全面规范(因子公司尚未成立而达不到第三方独立托管要求的情形除外),金融机构不得再发行或存续违反本意见规定的资产管理产品。

 

另外,《意见》指出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维持必要的流动性和市场稳定,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金融机构应当制定过渡期内的资产管理业务整改计划,明确时间进度安排,并报送相关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由其认可并监督实施,同时报备中国人民银行。


过渡期结束后,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按照本意见进行全面规范(因子公司尚未成立而达不到第三方独立托管要求的情形除外),金融机构不得再发行或存续违反本意见规定的资产管理产品。


 

 

 

划重点:如何解读资管新规?

 

那么,如何解读资管新规呢?

 

首先必须牢记:这份资管新规是央行主导了规则的起草,经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讨论,并由中央会议审议通过。作为一个部委规章制度,规格之高历史罕见。这彰显了中央规范资管行业决心,并传达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这次新规执行不会打折扣,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

 

这次,资管业务定义得到明确:是金融机构对受托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而其基本监管原则是:坚持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

 

◆ 资管新规重点:

 

1.适用范围:


从定义看,私募基金、财产权信托和ABS不直接适用本意见。但是,后续证监料将根据本意见制定私募相关细则——即私募基金或将仍需参照执行本意见中多数内容。鉴于资管新规只是相当粗线条的指导原则,针对不同资管领域更多具体细则,将会在未来的理财新规、信托新规和证监会细则中明确。

 

2.打破刚兑:


核心就是资管净值化转型。受其冲击最大的将是银行理财和信托:在该要求和央行其他破刚兑规定的叠加之下,后续两者再难刚兑,尤其是理财产品的直接或变相保本将成为历史。

 

3.嵌套和投顾:


仅能够嵌套一层(公募基金除外)。资管新规并没有明确禁止金融机构各类产品嵌套私募基金,但后续银保监会在理财新规中设置障碍或相应门槛的可能性较大。新规要求向上穿透识别合格投资者,这就意味着未来所有公募银行理财资金无法委外给私募基金或者专户等。但笔者认为投顾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有空间,后续银保监会需要针对投顾划清界限。

 

4.公募私募划分:


参考证券法执行。从此公募银行理财的投资范围大幅度受限制,多数缺乏私人银行客户的中小银行理财资金,将无法投向股权性质的地方政府项目(PPP和产业基金)。

 

5.结构化产品:


杠杆率等限制要求覆盖到信托和私募股权产品(此前信托的结构化杠杆率要求较为宽松)。同时,新规禁止结构化产品对优先级的保本保收益安排。但券商和部分私募基金采取的管理人垫子模式,新规并没有明确。


整体而言结构化产品的限制影响最大的是政府融资、房地产两大领域,对证券市场影响有限。

 

6.期限错配:


定义更严格,即非标资产终止日不得晚于开放式产品下一次开放日。开放式银行理财将无缘非标。


结合此前银监会严格禁止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为受托资金,禁止了资管投非标最主要的通道。而且信托贷款再2018年规模受到严格限制,少数仍然开展通道类信托贷款的机构费率大幅上涨。非标业务几乎停滞。

 

7.合格投资者:


私募性质的资管产品合格投资者需要500万金融资产证明(注意是证明,而不是声明),或者个人年收入连续3年40万。门槛大幅度提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6号楼2703(100020)

      邮箱: investment@foriseinvest.com

      电话: 010-58204604

观德全景 | 观德全景 | 观德全景

版权©2016-2020 复华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62303-1